航向某處的旅舟 | ARK

致你所誕生的那一天、獻上祝福的花束

 

是個美麗的日子。

睜開雙眼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個日子的特別,--畢竟為了這一天可是悄悄緊鑼密鼓地準備了許久。

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某個人的所有事物都已經像是融在身體裡的水分一樣,那樣的理所當然、卻又不可或缺。

 

這個日子是特別的,因為對他來說,那個人也是獨一無二。

這世界上不會再有第二個你,你是僅此唯一的

 

他一個翻身下了床,迅速整裝,就像個迫不及待要出去郊遊玩耍的孩子般、開了門後踩著輕快的腳步,連同一聲招呼的「我出門了」都拋在腳跟後--迫不及待迎向了門外的日光,步伐就跟他的心情一樣,像是要騰空飛翔起來。

 

 

 

「--Gypsophila!」

Tsubuki叫住正在道路前方不遠處的那抹黑色、一如往常的一身黑,配上那張幾乎萬年不變的冰霜臉與像是時刻處在不快中的兇惡眼神,他忍不住又出聲抱怨了幾句。

「我說你啊……偶爾也穿點別的顏色的衣服吧。老是黑色黑色黑色的,感覺實在太陰沉了。」

雖然你的表情跟眼神也是原因之一、不過從衣著上變化應該比較容易。欸,下次穿明亮的顏色、例如說,淺一點的藍色?

 

要直接從白色來可能有點難度,從冷色系的亮藍色開始是個不錯的選擇。他伸手拉了下另一人的大衣前襟,沒有阻止他的行為,對方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接著吐出簡短的回覆。

「不需要。」

「你就是這樣才會被大家敬而遠之。」

「無所謂。」

怎麼會無所謂啊……小聲嘟囔著,即使知道對方就是這樣想、每一次提到類似的話題都會得到相同的回覆,就像同樣的反覆迴圈,可他還是會忍不住說著一樣的話,試圖改變另一人的想法。

 

「無所謂」、「不需要」之類的,說得那樣理所當然,聽起來好像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肯定的可能一樣。

 

這樣一定、是不對的。

至少他希望,這個人能夠不那樣說著那樣的話。

 

 

「……準備好了?」

「……什麼?」

他正在想該換個說法繼續試著扭轉另一人的想法,卻反而被對方突然的一句給弄得一愣,原先盤旋在腦內的那些言語一時之間都被沖散了。

「……生日。」

短短的一個名詞就足夠讓他連結起答案,更何況這本來該是今天最重要的一件事。

「還有一點事情要完成,所以我才來找你啊。」

--來幫忙佈置吧Gypsophila。

 

像是想起什麼快樂的事情般地露出了笑容,過分燦爛宛如照亮這顆星球的恆星。

另一人沒有轉頭看他,直直望向前方某處的目光裡似乎沉澱了本來不曾有的什麼。

 

在鋪滿雪片的路上他們並肩而行,一路上充滿著輕快語調的笑談,雖然只有一個人在說、另一個人一語不發,空氣還是像被鼓動著的騰躍起來,似乎也都沾染上了說話者的愉快心情。

 

 

 

「Gypsophila,等一下你負責去叫她哦。」

在角落踩著梯子往高處掛上裝飾物和彩帶的他背對著被他拉來幫忙的另一人,對方正在將木桌上的蛋糕擺好並插上蠟燭的動作--雖然是很很細微地--頓了下。

 

「……為什麼。」

繼續著動作,但是吐出的句子卻是近乎質問的語氣。隱隱似乎還帶有一點慍氣,他隱約察覺到了、不解著,也沒怎麼放在心上。

 

「這還要為什麼……」前句悄聲地埋怨他壓低了聲音沒讓另一人聽見,但這可是他內心現下最真切的想法了。「因為我要作為壓軸登場啦。」

 

他胡亂撇了個理由,故作輕鬆的上揚語氣想試圖掩飾內心矛盾的拒絕反應。總覺得有點悶,可是他想這樣做才是對的。

 

就算非得要什麼理由,他也不過是站在一個普通的立場祈望著他人的幸福

 

「花我等等會去後面的收藏室拿,Gypsophila你就記得等一下去教堂找她……這時間那傢伙應該是在教堂,我記得上禮拜她說今天要去那裡朗讀故事給小孩子聽。」

用著Iceland語言寫著祝福語的布條也掛好,垂落下來的彩帶跟裝飾用的假花和小球撒上了亮粉,背後自敞開的窗灑進來的光鋪滿了一地,折射著點點亮色的物品像都被傳說中的的妖精施上了魔法。

 

童話、或者那些夢幻世界的奇異故事,直到現在已經幾乎要成年了的歲數,他的青梅竹馬也還是十分喜歡。想到了那抹亞麻色的身影,便不禁嘴角微微上揚起來,剛才因為某個原因產生的苦澀與悶氣似乎也因此一掃而空。

沉浸在思緒裡頭還沒回過神來,他的視野裡被灑落地板的光毯佔據,半轉過的身子連不小心踩了個空向下傾跌也是、直到發現視線陡然歪斜的瞬間才驚覺不妙。

 

這樣特別的日子運氣難道都會不太好嗎?他在重心失衡並感覺到重力拉扯的下墜感時有些懊惱地想著,在喜歡的人的生日跌倒受傷什麼的、這還真是糟糕透了--

 

 

 

 

 

他閉上眼睛等待即將到來的衝擊與墜落地板後的疼痛。

可一秒兩秒、接近半個分鐘的時間過去了,什麼也沒發生。

……?

他試探性的睜開眼睛,映在眼底的是看起來很熟悉的黑色布料。

他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是被另一人給接住了

 

 

「……啊、Gypsophila,謝謝你。」臉上略帶歉意的道著謝,他維持著落在對方身上的狀態,半掛在另一人一邊肩膀的姿勢加上落下高度與身高的各種因素,他感覺自己就像個貪玩從樹上掉下來、被比自己年長的親人接住的小孩。

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他的意思是他沒事了可以把他放下來,另一人扶著他腰後的手過一陣子才緩緩地藉力將幾乎整個人都要呈現麻布袋被扛在肩上的人給放下地面。

 

重新踏到地面的實感讓他鬆了一口氣,在懸空中的失重感不是普通的可怕,尤其是在意外下突來的墜落之中。

他再次抬頭看向另一人、對方也同樣盯著他看,大概知道對方的意思,他只能再次苦笑著說抱歉。

「不過沒有你的話,恐怕我今天就不能幫Myosotis過生日了呢。」

所以謝謝你,Gypsophila。

綻開的笑容在那雙宛如野獸獵食般的紅色裡頭映出清晰的倒影,而那個人沒有說什麼、不一會兒就撇開了視線。

 

 

 

之後兩人分頭進行著各自的任務,當他從屋子後方的收藏室拿出一天前事先放到裡頭的花,回到屋子內時已經沒有另一人的蹤影。

木桌上的蛋糕、果汁瓶、水杯與碗盤,還有卡片與禮物全都擺置好了。他看著光點在蛋糕上的小人上輕晃,拿起擺在旁邊的黃色緞帶替手中的花束綁繫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他知道那個人肯定是去找她了、就像他自己剛剛對對方指派的任務那樣。

 

 

啊,果然還是會覺得有點難受。將花束放在了胸口,感受著光線與些微傳來的、來自體腔內的震動。

 

但是沒關係。他輕輕閉起眼睛。

他能看見某個美麗的景象,或許、是兩個人手牽著手一同向他走來的畫面,那之後大概是溫暖地、溫暖地,溫暖地不得了的光吧。

是個美麗的日子。

 

 

「--Myosotis,祝妳生日快樂!」

在散開的彩帶裡是女孩略帶驚喜的面孔,然後他聽見她咯咯地笑了出來。

 

在她身後那是初春的日光,從多少光年外旅行而來的恆星的光就在她的髮稍鍍上一層金色的暈冠,像一種神聖的祝福。亞麻色。他一直覺得,她那頭亞麻色的頭髮,在日光下是再好看不過的了。

散發著甜香的果汁味道,恰到好處的蛋糕的甜味。整個屋子收集了一下午的歡笑,在臨近傍晚時分的時刻他們還將沒能全部吃完的蛋糕帶到教堂分給還在裡頭尚未離去的孩子們,牧師也分到了幾口。

笑容像是會傳染,那一天在他們經過的沿路上沒有一處缺少笑聲、笑語或者只是一抹淡淡的微笑。感覺那天的白晝特別的長,或許只是因為過於喜悅的錯覺,可對他而言那有什麼關係。是錯覺也好,在一起的時光感覺變長了,那是再好不過。

 

唯一他覺得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他那總是擺著一副冷漠樣子的朋友--是的,朋友。他的朋友,Gypsophila。

雖然對方似乎一直不覺得他們是朋友。

 

 

「Myosotis,妳看那傢伙啦,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

「我也覺得Gypsophila那樣真的很不好……啊,對了、Tsubuki。」

女孩朝他招了招手,十分默契地他湊了過去,兩個人在距離話題中主角的一段路旁竊竊私語了些什麼,然後等到他們一起轉過身來面向另一人--

 

 

 

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揉好了雪球,兩個人異口同聲地一個箭步往那人臉上丟。

 

「「--Gypsophila,看招!!!」」

 

白色的球體在空中劃出漂亮的拋物線,反射還未完全隱沒在地平線的日光餘韻,在呼出霧氣的寒冷中雪地裡傳來空氣振動、笑鬧不止的聲音。

那是個美麗的日子。他想,大概他永遠都不可能忘記。

 

 

 

 

在踩著落下光輝的餘燼步上返途的時候,三個人帶著一身的雪泥從城鎮的外頭並肩慢步而行。

在接近城鎮的入口時他才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停下了腳步,在大衣的內袋裡翻找著什麼。

「……Myosotis,生日快樂。雖然說過了。」

他伸手握著被緞帶纏繞著的莖柄,端正地拿著手中的花遞向面前的女孩。

 

那是一把淺紫色的花。

小巧的花朵正綻放著柔和的笑,淡淡的香氣飄散在逐漸降溫的傍晚空氣中。黃色,她所喜歡的顏色的緞帶微微搖動,像風在低語著什麼,那個漂亮的蝴蝶結彷彿也笑了起來。

 

「Woodland Forget-me-not。」

--And 「sylvatica」。這一句他在心底輕聲地說。

 

Myosotis輕輕地笑了。充滿著開心與他覺得太好看而微微看得出神的一種柔和,在那個笑容裡。她伸手接過了花,從他的手中。

「Will-not,Tsubuki。」

他收下了她的感謝,而她收下了他的花束。

 

Gypsophila在一旁看著,淡淡的目光彷彿知曉了兩個人都沒有傳遞到或者理解到的所有話語。

 

 

 

他的前句是「慶讚妳的美好」、「願妳快樂長久,健康直至老去」

可沒說出的後半句,那是--

 

 

 

「願妳幸福」、「祝福妳幸福」,以及。

「請不要忘記我」、「我想待在妳身邊」。

 

 

 

 

那並不只是祝福的花束。

 

只是或許,誰也未曾知曉。

那一天為你所誕生之日、獻上祝福的花束的意義。

Standa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