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敲響的鳴笛、特快列車

00. 魔法的聖誕之夜

EXPRESS TRAIN

✠Chap.00   魔法的聖誕之夜

 

 

 

 

下著雪的十二月,理當是充滿著魔法氣息的時間。

從神的階梯下潑灑一籃子的白色花瓣,許願天使與愛惡作劇的小精靈穿梭過落下宛如流星的雪片,指尖碰觸到幾何複雜圖形構成的冰之結晶、碰地一聲!一陣微型的小爆炸在鼻尖前蹦開,只是一些像是霧氣一樣的小小塵埃、接觸到皮膚就消失不見,從飄散的灰與白之間勉強睜開的眼睛似乎捕捉到一個發著微光的影子、只聽見吃吃竊笑的聲音,撥開霧氣後,再來就什麼也沒有了。

 

街道上流動著移動的人群,有的匆匆趕著回家、臉上洋溢著雖然疲憊卻雀躍的神情,有的似乎還在思考著購買禮物的事情、被一旁招呼客人的禮品店店長給纏上了,有的是手拉著手、享受這歡喜節慶來臨前的暈染,——還有教堂,對,可不能忘了那群正賣力練唱著的唱詩班。
幾個孩子、少年與青少年排排站好,手裡攥握著雪白的譜紙,前頭擔任指揮的教士輕輕舞動他的指揮棒——低低的樂章像悄聲細語的呢喃,高起的部分像是能看見天使振翅、努力飛向天空高處的模樣。

 

啊,還有還有啊——

 
「……你是又在宣傳你所謂的故事魔力,還是那是你家鄉現在會有的樣子?」

 

在腦袋裡騰躍流滾的魔法被對方忽地一句給打斷了,他有些不滿地微鼓起臉頰、雖然對方在電話的另一端當然看不見。

 

「我不是說過中途說話的話魔法就會消失的嗎諒くん!」
「……」
「沉默是逃避的行為。」

 

 

「……所以,你打電話給我是要說故事。」
不是問句是昇華成肯定句的結論。

 

最初還會普通地加上問號,已經習慣了的現在實際上不用問也知道,畢竟這傢伙是個故事狂魔。

 

例行的故事腦波、不對照他的講法是魔法的力量,總之已經習慣每幾天就會接到這麼一通電話,內容不是一般高中學生會聊的什麼學校戀愛電影漫畫流行、而是漫無目的的故事旅行。有時候他還真好奇他的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除了魔法、數不清的故事還有什麼,總感覺那會像是個宛如在舉行嘉年華會的熱鬧城市——就跟這傢伙給人的那股歡騰的感覺一樣——只是彷彿在現實之外。
他一如往常準備好洗耳恭聽對方的故事腦波——天知道為什麼他總是能說出他從沒聽過也從不重複的故事——電話另一頭卻一時沒了聲音。

這不曾發生過。
「……米歇爾?」
那傢伙總是會一股腦地將腦袋裡那些奇異的想像傾倒而出,像流動的河水,像炸開的彩球,像閃爍耀眼的星星。

 

——因為一直都沒有能夠聆聽的人,所以故事們一直都很寂寞。
——所以現在、有諒くん在聽著,他們肯定都很開心喔。

 

那傢伙曾經帶著微微的笑這麼說。

一直都沒有能夠聆聽的對象、什麼的,其實在說著的你不也是一樣的嗎。

所以那個總是竭力想要他聽著自己的話的人反常地沒接著下去,比疑問要濃烈了點的違和感一下子彈了上來。
「米歇爾、」

「——吶諒くん這也許會是我生平當中最棒的一次聖誕節啊!!」
「……哈啊?」

完全意味不明啊你。……雖然這傢伙一直都這個調調就是了。
他要問的句子連三分之一都還沒吐出,對面一句急匆匆又帶著滿溢而出雀躍的話語丟了過來:

 

「抱歉諒くん我現在要先登車啦,回來再跟你說魔法給我的聖誕禮物是什麼!」

 

登車、……什麼東——
然後卡地一聲通話被切斷了。

 

不過幾條街道以外在家中的北村諒只能瞪著顯示通話結束的螢幕無語。
房間的書桌前、窗外,十二月的東京,罕見地還沒有下雪的徵兆。
牆上的時鐘漸漸滑向晚間的23點54分——

 

 

 

 

 

 

米歇爾奶油色的頭髮在空氣中微微飛舞,像精靈翅膀的亮粉。
空氣流動產生的騷亂很快地寂靜下來,一聲、兩聲,鳴笛聲響宛如在耳邊轟隆悶奏的響雷。
路燈都熄滅了,這條街彷彿無人之境、被切割開來,與現實的人們所安居的世界分離,像籠罩在沒有人能找到的迷霧入口。
像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不、它就是不可能的發生了。

 

現實中一般的街道怎麼可能會出現一臺像是電影裡活脫脫蹦出來的蒸汽列車、即使是在古老歷史的他的家鄉也不是隨處可見——那臺沒能讓人看見盡頭的列車就停在他面前,車頭的大燈照著他忍不住用力眨了好幾下眼睛。
在刺眼的照光下寒冷的空氣飛揚著不知名塵埃的碎片,宛如深海被稱作天使的浮游生物……有一天他也想親眼看看呢,那海中的天使。

 

 

「上車囉。」
他還在好奇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那臺忽然冒出來的蒸汽列車——藉著車頭燈似乎能在已經完全降下夜幕的街道中辨識出外邊的顏色,在晦暗的光影把戲下、看起來就像他最喜歡的夜晚天空的色彩。

 

就在離腳邊幾步而已的距離,列車底下延伸出來的鐵路就跟真實的那些軌道一樣——它就是真的,不論列車本身還是鐵軌,又或是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列車旁看似車掌的男人。
「要去哪?」
「……北極!當然是北極!你要上車嗎?」
不可思議。
不管是你的問句還是男人的回答,又或是你們的對話本身或者現在正在發生的一切,都不可思議到像是魔法一樣。
——這就是魔法啊。
他的眼睛幾乎像是裝盛了一湖水的星星,閃耀得好像要從那雙貓一樣的眼裡滿溢出來。

 

魔法!
就算是夢也好、不是夢也一樣,魔法發生不需要理由——就如同相信它並不需要理由一樣。

 

他不問車票啦為什麼這裡會有列車啦這是不是一個天大的玩笑或惡作劇,那些大概都不太重要吧,所以米歇爾只是眨了眨眼睛:

「我們會回來的對吧?我還得回來告訴諒くん這麼難得的冒險故事呢。」
「還有那個啊——北極有北極熊、極光做成的布……那我們會到銀河上嗎?」
在那個看不清表情的男人臉上似乎能感覺到明顯地一頓,也許因為他實在太像是個孩子——實際上也相差無幾,他一直都像是沒有被時間洪流沖刷的岸邊的石頭,保持著或許是最初最原本的樣子。
但他並沒有讓他失望,也許總是面對著無數像他這樣的孩子的關係?總之那人冷靜地回答了他:
「當然會回來,但銀河不在北極。」

 

其實因為精神完全被眼前忽然蹦出的魔法事件給振奮地像隻兔子在體內蹦蹦跳跳的,米歇爾還有滿街道的疑問想要問眼前看似無所不知的男人。
但鳴笛聲再度響起。

「快一點,你不想上車我們要走了。」

 

聽上去像是有點威嚴的聲音但是並不會讓人覺得是斥罵,只是斷句簡潔的催促。
他隨手在口袋一翻就摸出了一張車票、當然不知道是怎麼進到口袋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可是那又有什麼重要的呢。米歇爾將票遞給了眼前的男人,看著上頭蓋印上花紋精緻卻不繁複的印章圖樣,登上列車時快樂地像是他一直在等的今年初雪已經來到。

 

 

23點55分。
如果是在雪中迎接這個魔法列車的話也許會更加適合吧,……雖然那樣大概會像是個悲傷故事的開頭。

 

大丈夫。
用日文輕聲地吐出一口微霧的呼吸,他說,會回來的呢。
現在是平安夜的東京今年,初雪來得好慢啊。

 
蹦上列車後好像身體一瞬間變得輕盈了、米歇爾透過窗戶的玻璃倒影發現在那片光影裡的孩子,和他一樣的髮色、眼睛、臉孔,只是戴了一副傻瓜似的圓框眼鏡。……啊、這件睡衣我小時候也穿過,這麼想的同時無意地摸了摸頭髮,然後他發現映像裡的孩子跟他做了一樣的動作。
同時的。
「——哇啊!」
回頭看清楚了自己他發出了一個伴隨驚訝與快樂的驚呼聲。快樂的部分當然佔比較多一點囉。

 

 

他變回了小孩子的樣子!
_TBC.

Standa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