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際朦朧、氤氳夜晚、臆病的吸血鬼

指尖 -The fingertips-

指尖  The fingertips 

|Confeston University ❅ 康費斯頓夜間部企劃

阿旭6月17號生賀。

➤Nao (奈歐) with Ortus (旭)
➤Key Word:「你的指尖微微顫動」
兩人吸血鬼與人類立場反轉的 IF paro
已交往前提(擬番外ry
➤大概是微慎……R15、的程度(?

➤覺得反轉後的旭奈比較符合我平時文風性癖)然後感覺兩隻都ooc了(。  阿旭你雙重人格我還需要再摸一下嗯……(

 

 

 

 

 

 

 

 

他真的不知道事情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從指尖上頭的薄薄皮膚、指甲、底下層層的肌肉組織與神經,傳遞過來幾乎要令人灼傷似的燙人溫度。很像是錯覺、或某種夢境,讓他整個人暈呼呼地就像是泡在溫泉池子裡頭太久產生的眩惑。像是發起了高燒。

——說起這個,明明感冒發著燒的人就是對方不是嗎? 

 

他只不過是聽說了對方重感冒才沒來上學,也許一整天都睡昏了才沒能接他電話跟回覆訊息,既擔心不安又著急的他於是便抓著慰問病人的粥與藥還有一些容易入口的小點心,急急忙忙下了課就往對方在校外的住處跑。
之前被硬是塞到手上的備用鑰匙在此刻派上了用場,旋開門把他也顧不得什麼入門還要先向玄關處的小雕像微微鞠躬的例行儀式,還是擺好了脫下的鞋子之後就往對方的房間小小奔跑過去。

雖然敲了敲門但是裡面並沒有帶來回應。他不知道對方是睡著了還是沒有力氣說話,只停頓了幾秒便急急地打開了門。
然後他便看見了、那個躺在床被裡微微蜷縮著的人。

 

「……旭、旭……你聽得見我嗎?」

他不自覺地放輕了腳步走近床邊。雖然是個向陽的房間但窗戶的簾幕緊緊攏上,室內因此而有點昏暗,他不想驚動對方所以並沒有打開燈,在眼睛適應了並不那麼嚴重的陰暗後,便摸索著小心翼翼地往對方的位置靠近。
似乎有淺得近乎於無般的呼吸與微弱的囈語聲。

他終於來到床邊。

對方的床並不高,他跪在床旁先放下了裝著各式慰問品的塑膠袋——聽說他要去探望重感冒的旭,不少認識對方的朋友都過來給他塞了點東西,導致裡面堆滿了各樣不同的食品。對方的臉微微側向另一邊,他看不太見。即使在如此光線不足的狀態下,對方那頭染得金黃的髮絲仍隱隱折著零星的光。
他想起平時總是笑得燦爛、給予別人、給予了他溫暖,就像是太陽一樣的對方,不禁無意識地伸手想去撥開那頭覆蓋住側臉輪廓的金髮。

但在碰觸到任何東西以前,他的手反而先被抓住了。

 

「旭?咦、嗚啊……!」
手腕被以稍嫌不客氣的力道給扣住不放,他下意識想縮回手卻徒勞無功,但在開始掙扎以前黑影已經籠罩下來。

床被一下子被推開、一些東西散落、被撞擊、墜落到地上發出的悶響,一連串的聲音。

等他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雖然底下是觸感極好的高級地毯,但忽然被嗑到地上的背脊與腰部還是傳來了些許麻感,他有點莫名其妙地抬眼,一臉困惑地看向忽然壓在自己身上的人。

「……旭?」

髮絲有些碎散,加上光線陰暗,他有點看不清對方的臉。
他伸出手想要撥開那些頭髮,但下一秒伸出的那隻手就被對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扣住腕間壓在臉旁的地板上。
他遲鈍地感覺到對方跟往常並不一樣的時候、已經有點太遲了——

 

在灰暗視界下染成了像是濃郁巧克力顏色的髮絲之間,一雙已經染得鮮豔如不祥血月的眼睛正熠熠發著沉靜的光。
然後他聽見旭——他的現任戀人——用著近似在情事中才會出現的沙啞聲線開口如此說了:

「是你自投羅網的。」

 

 

生病中的吸血鬼非常容易飢渴。

因為想要讓病快點好、身體本能渴求著比往常更大量、更新鮮的食物也是理所當然。作為一個吸血鬼的現任戀人他不該不知道這點,但是他又不可能就這樣放著對方不管;所以當對方像是要吞食掉他一樣地覆了上來的時候,他其實早就知道了。在身上的衣服被雜亂無章地扯開扣子、領子大開前襟被扒到胸口以下的時候他其實已經放棄抵抗了,那顆本是金色的腦袋就埋進了他的頸子邊、在某個位置上反覆舔吻後終於張口用尖牙咬了下去——不管被吸過了多少次血都一樣不會消失也無法習慣的疼痛像爆炸一樣從那個位置開始,一直蔓延到肩膀、乃至整個上半身都微微帶有麻痺的痛覺,在顫抖之間動彈不得。

他咬著下嘴唇不讓痛呼與眼淚沖開他的防禦領域,他不想要袒露出這些、儘管這如此「正常」,——就連在做愛時也是一樣。
從疼痛與刺麻、接著開始發熱,有些眩暈但是不至於會昏厥或視線模糊,意識像是泡在水裡一樣清晰又朦朧,彷彿置身夢鄉。

在對方的一隻手撥開他已經變得紊亂的衣服鑽了進去的時候他才像是猛地驚醒過來。

 

「……等等、我說了等一下……!旭!」

他忍著還在泛濫的痛覺與麻痺得像是不是自己的感官硬是挪動了自己的一隻手阻止了那隻手的行動。——但也只是勉勉強強。
被呼喚了名字的吸血鬼在他看不見的角度眨了眨眼睛,真的停頓了一下、抬起頭來凝視著自家的人類戀人,鮮紅色的眼瞳裡似乎沉澱著一些焦躁與不解,但是他願意等待。

因為是他。是他的戀人,他的、奈歐。

他無意識舔了舔嘴角殘留的血液,奈歐的血一如往常地香甜、幾乎讓他要失去理智似的不斷汲取直至將對方榨乾——當然他不會那麼做,所以只是差點。似乎因為他滑過脣間的舌的動作令他身下的戀人微微紅了臉,一直到現在都還是會在親吻、牽手、擁抱與做愛中害羞的他的薄臉皮的人類,他的如此可愛的奈歐。
他知道對方想說什麼,但是因為是對方,所以他還是會等。

——等他說出口、再不容拒絕地襲捲。

 

「……旭你,不是還在重感冒嗎……」
「吸血鬼的感冒通常不會傳染給人類。」他笑笑地回答。
「不是這個問題、……我是說、真的要做嗎……這種、這種狀態下……?」弱氣的有些游移的目光和不習慣親熱的羞赧。以及一些擔心與一如既往的不安和本能抗拒。
「……這種狀態下?是說我很想要你想要得全身都在痛的狀態嗎?」歪著頭思考了下,旭像是很認真似的看著身下人類的雙眼如此答道。
「我不是在說那個……!」他的人類戀人像是發出悲鳴一樣的弱弱反駁了。

旭輕輕挽起了試圖阻止自己不安分動作的那隻手,拉到自己面前、張口,然後伸出舌舔舐起了其中一根指頭的指尖。狀似小貓給予的親暱舉動,實則是曖昧得不行的挑逗調情。一根、一根,順著指骨滑行的軌跡,連同指甲都一起疼愛,濡溼透了的指尖再被含進了嘴裡,口腔帶著鮮美甜蜜的血腥氣味,還未徹底褪去的屬於他的戀人的香氣讓他意猶未盡,抑制住想要埋進對方頸窩再大肆吸取對方血液的衝動、他專注在逗弄他的指尖上。
因為他知道,奈歐受不了這種挑逗。

「嗚、……旭、……別、快住手嗯……!」

光是舔吻指尖的行為就能夠讓他發出如此色情的聲音。像是壓抑著在喉頭的呻吟、壓抑著快要潰堤的淚水、壓抑著夾雜過去恐懼與現在歡愉的哭咽、壓抑著忍不住想要出口說出討饒媚語的那個膽怯的自己。

 

他是如此惹人憐愛。他疼愛他的模樣、心疼他的傷痛,同時也無比享受當自己愛撫他時、逼得他不得不軟弱的姿態。
是的,如此病態。有時他也十分厭惡這樣的自己,不管是不是不同的人格都是一樣,全都是他不願意擁有的醜陋樣子。

可是奈歐卻願意包容這樣的他。
卻願意愛他。
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會比他重要……即使奈歐將成為他的光,將他燃燒殆盡。
那是他的。
這個人,是他的。

 

 

「……你想要怎麼做,就那樣做吧。」
奈歐泛著水霧的眼眸凝望著他,雙手已經不再阻撓他了、只是虛虛地敞開一個半的擁抱,像是在說「我是你的、你想對我怎麼樣都可以哦」這樣煽情的話一樣。他的人類總是這樣,沒有說出口的、卻往往更加深刻入骨,甚至浸透了他的靈魂。

 

「……我真的好喜歡你,奈歐。」
「……嗯,我知道哦,旭。」

 

在被真正的情慾浪潮覆沒之前,最原始的告白先宣之於口吧。
因為接下來將會是血與肉、脣與肌膚、黏稠又清澈、瘋狂又清醒的愛之夢魘——

 

-Fin-
➤他媽我在寫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 )パァ寫爽的

 

 

Standa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