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會下雪、冬日會開花

Happy dream to You – 祝你一個好夢-

✠奧里洛芙世界觀(by阿蒼蒼)。

➤個人episode :Happy dream to You

➤Character:葉•查列•道格

➤時間:本篇世界觀(與米攸相遇)前的過去

2021/6/13葉生日快樂!

好像無法渡過的河對面,有好像無法攀越的山。

山的對面好像有大海,海的對面好像有城鎮。

雲變得黯淡一一空想是罪過嗎。

在白色的畫框裡,有這樣的畫。

如果今天也能做個好夢,就好啦。

我這麼想著,閉上眼睛。只希望誰也不記得已經來到的這個無所謂的日子。

明天依然晴朗,而我依然能夠無心地笑出來,一切就是美好的。

他怠惰地一路睡到了午時以後,因為沒什麼事可以做。儘管睡覺也很無聊,但即使是他也會有像這樣難得什麼都提不起勁做的時候。

他醒來的時候剛好聽見文的聲音,在客廳。因為還有另一個礙事者的聲音參雜其中,他下意識翻過身試圖睡回去。但他的體質就是醒了一次,就很難再睡過去了。

最近文因為覺得很累的關係暫時停了打工,現在每天除了學校的作業以外就是出去跟朋友玩,再不然就是在自己房間裡搗鼓些東西,理都不理他。前幾天他因為無聊進文的房間在他身後問東問西的,走來走去也沒幾下就被自家弟弟轟了出去,他還在莫名其妙,房門就在自己眼前關上了。

這傢伙的叛逆期早就結束了,所以現在這個大概是……獨立期?

他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事實大概是,他那個性迥異的弟弟覺得這個哥哥很煩、如此而已。

因為睡不著,葉在床上賴了一陣子就索性起來了。個性就像是一種制約反應,他的個性就是如果意識清醒,不幹點什麼就覺得不舒服。所以他下了床,隨手帶了點東西,換上白色的薄外套跟黑色襯衫,隨便抓了條褲子,一如往常穿上德比靴,就出門了。

至少今天文的心情還不錯的樣子,還有問他要去哪裡。這是個好的開始,他想。

他的回答是「只是去街上逛逛」。

前陣子因為某些原因,他從現在算定居了的東森林冬區返回到這裡,也就是北森林夏區的家。他的原點。母親一如往常的忙碌,偶爾會有幾天不在家,文還在學,很多事夠他忙了,剩下那個傢伙?不重要。現在也已經很少感到窒息或是那種悶滯難動的空氣了。他的選擇也許是對的吧。

最低限度的妥協。不要忍耐,只是無視。不要說話。什麼話都不要說。

一兩年前他偶然路過特殊店鋪,專精超感應的那個店主曾經對他說,「你的結就是你的家人」。大概只要解開這個結,他的未來或至少他的心態就會明亮起來吧。

這種事他怎麼會不知道?問題就是,他做不到啊。

所以現在才仍然半調子地這麼過著。

那也不重要了。

他走過人流稀疏的商店街,偶爾看見感興趣的店而駐足,偶爾進門看看裡頭賣的商品,偶爾對路過的年輕孩子們做些不會有人發現的惡作劇,最後在一家販賣飾品的店內買了一條頸鍊。店員將包裝好的小封袋再放進天藍色的紙袋裡,遞給他的時候好奇地問了「是要送給誰呢?」。大概是今天他的心情還不是太差吧,他沒有對這種過度干涉的提問感到不快。

「一個滿重要的……朋友。」

似乎是精靈族的店員輕輕笑起來,說著「原來是這樣啊」。

因為他也不急,所以對於店員接下去的提問,就當作打發時間也回答了。

「您現在是要去見他嗎?」

「對。不過也只是忽然想到他、臨時起意的,所以不急。」

「這樣啊?我還以為是因為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所以您才買了禮物要送人呢。」

聽見這番話,葉只是淺淺地勾起笑來。

「不,今天不過就是個跟往常一樣,一個無所謂的日子啊。」

他走出店門後又在街上跟其他店鋪消磨了一陣子,時間來到夜幕即將籠罩大地的傍晚,零零落落的路燈正在緩緩亮起光。

時節是夏天。但北森林的夏天氣溫仍然不高,雖然夏區不比冬區全年有雪,但入夜了之後仍然是涼爽偏冷的氣候。

他拐過幾個彎,穿越街道,一路進到城鎮中相對角落的一條街,那是夜晚才會熱鬧起來的路。

酒吧、俱樂部、特殊性質的店家。這是拉若街的主要構成。

這條街白天的模樣是很寂寥的,尤其在下雪的時候,就好像沒有生氣的植物,安靜地,安靜地宛如它會就這樣消失。但到了夜晚,這條街會比城鎮內任何一個角落都要活潑精神,彷彿一條偽裝的蛇。

他很喜歡這種模樣的拉若街。

尤其褪去偽裝以後,真實的夜晚裡,無數次他彷彿受了誰的指引而不知不覺地就走到了這裡。

今天雖然並非如此,但他仍然是想起了某個存在,所以自覺地走進夜晚街道的懷抱。

推開木頭製成的店門,門口設置的鈴被扣響晃動,發出了清脆乾淨的聲音。

本來似乎在整理書櫃的女孩循著鈴響轉頭過來,歡迎光臨的話還沒說完,看見來人是他,笑容從禮貌式的營業用微笑,擴展成笑意滿溢的真摯,將手裡的書籍先放到一邊的桌子上,她就小跑步地走近了。

「葉,你怎麼來了?也不先講一下……今天不是一一」

「不是。比起這個,我就忽然想見妳嘛。」

「你又在開玩笑吧?……發生什麼事了嗎?」

女孩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頰。上頭是葉淺淺的微笑。口氣是一如往常地輕浮又隨便,又帶了點撒嬌的味道,其他的,只有女孩感覺得出來,其實這也只是偽裝。

老是瞞不過這孩子。他想到。

「……每次都躲不過妳。」

「是葉你自己會跑來找我,通常你會這樣,就是有點事情啊。」

「不要說的好像我只會在不好的時候找妳嘛。」

「我知道,葉也幫過我很多啊。所以,這是互相的。你其實也知道,對吧?」

「……嗯。」

葉最終就像是妥協了,又或是放棄掙扎了地,身體前傾、垂頭把額頭靠在面前只有一步距離的女孩一邊肩膀上,隔了一會兒才發出像是咕噥又好像孩子耍賴的聲音,悶悶地問「我可以抱抱妳嗎?」。葉看不見女孩的臉,她伸出雙手一下子就環抱住了面前這個明明已經是成人了,卻也還只是個孩子的朋友,笑容裡頭是了然與純粹的關心。

以及非常自然而使人喜歡的溫暖。

葉隔了好久也才伸手回抱對方,小心翼翼地只是將雙手輕放在女孩的背上,跟平時老愛惡作劇的手彷彿不是同一個主人。

人類的體溫。

好像是懷念,又像是眷戀,也彷彿是想念。他把頭埋得更深,想說的話都溢到會厭,像是會嗆到一樣。有很多話想說,但卻一句話也沒化成無形的實體,他只是輕輕閉上眼睛。

只要再這樣一下子就好了。

只要再一下。

他這麼想,忍不住收緊了雙手。

一一然後,夢醒了。

他怠惰地一路睡到了下午,醒來的時候聽到有東西從房間的窗戶附近落下的聲音。輕輕地。

他覺得頭有點痛。想起昨晚看到破曉才睡,按著一邊的額角,他磨蹭地才從床上坐起來。看向床右側牆面上的窗戶,從縫隙裡溜進來的幾封像是信的東西滑過窗框,自由落體墜落地板。

這代表不是經由郵差,也不是寄給「這個家的誰」,而是給他的。

他下床把那些信撿起來,坐到書桌前慢悠悠低拆起來。

一封、二封,三、四、五。

看起來數目好像不多,但實際上,不是掛零就已經是一種不可思議的現象。

這本該是個無所謂的、一如往常的,甚至理所當然被人遺忘的日子。

不是手寫的,是給魔法自動書寫上去的也有,但那其實並不太重要。信件上殘留著寄信者的魔力痕跡,有的還帶來了所在區域的花香。

手指拂過那些痕跡,以及他喜歡的,像是古老,又像是懷念,紙張的觸感和氣味。

「老哥,來吃飯了還有蛋糕一一你在笑什麼啊?」

來叫人的文打開房門就看到轉過頭應聲的自家哥哥臉上淺淺的笑容,還溫和自然到詭異的程度,他忍不住皺眉頭,卻也跟著笑起來了。

大概是覺得自家哥哥很怪吧。

葉只是摸了下嘴角,像是現在才發覺自己在笑似的,然後他說。

「沒,就是有人寫了很好笑的訊息。」

隨手把信件折好、放進抽屜裡,他起身跟著自家弟弟走出房間。

一一今天的蛋糕肯定會非常美味吧。

葉•查列•道格難得一次覺得,這個日子有點不同往常,也不是什麼壞事。

一一生日快樂,葉。

謝謝你的存在,以及你努力活到了今天。

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__

*開頭引的詩是谷川俊太郎的〈畫〉

*是給葉的生賀也是給自己的(笑)

*私設跟裏設一堆(),也許有bug,感覺很像葉自己的世界(實際上也是,因為還沒跟現在時間線的大家相遇),時間關係先發出來,之後細修。

*很多借鑒來自今天中之的真實生活,不過大多都是捏造,希望是個好夢。

(p.s.雖然那部分只是夢,但在夢裡葉也沒能把禮物送給對方。)

*遲到了但是過程很開心,今天真的過得非常高興。

*雖然中之寫文很文青但其實平常葉真的很難搞(喂

*3000字左右(不是很滿意但勉強可(扣掉空白應該2000多

*總之生日快樂啊。

Standa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